丝瓜视频r

() “醒醒,李枫兄弟醒醒”

夜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李枫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肩膀。

朦胧的睡眼未睁开,短时间的睡眠让自己有些头疼。还在思考发生了什么,突然身上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

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又为何被人叫醒。

突然起身睁开双眼,面前是张泰正轻轻半蹲着摇晃着自己的肩膀。这本是一个正常的交接,但好巧不巧自己的手机正好震动起来,这可让自己有些尴尬。

本事提防此人偷摸睡着不叫醒自己而设置的闹钟,在这里手机虽然没有信号但还是有不少实用的功能,因此也是一直带在身上以防不时之需。

但如今,自己的闹钟就和面前的人叫自己时一起响了,这可是摆明了不信任对方,瞬间一股奇怪的气氛就弥散开来。

“嘿…嘿嘿”

李枫也不知道说什么,尴尬的笑了两声。

明显感觉到肩膀上的手掌用力握紧,然后又突然松开。

面前张泰的脸色眉头突然一紧,甚是难看。但也仅仅两三秒后,立马变成一个笑容。

“李枫兄弟好习惯啊,自律做的如此好。我也今后应该学习学习,怪不得总能如此强大。现在到你值班了,累不累,还能否守夜。不行的话说一声,兄弟我替你值”

和服美女撑伞莲步轻移

脸上的笑容就像是看出生入死多面的亲兄弟一样,即便李枫看到的都是假话,也不得不在心里佩服着。

在李枫印象中,这可是个十足的蠢货,自私自大,持枪凌弱,没有脑子。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也慢慢学会玩起了心计。

此时张泰的内心不知道有多么恼火,如果能够具现成火焰恐怕早就能把自己烧成灰了吧。连这种程度的怒火都可以忍下来,如果十几年前这样,这个人绝对是个人才。可惜现在,也许永远他没有成长的机会。

李枫拍了拍张泰的肩膀,同样虚伪的笑着。

“不必了,我现在精神饱满好得很。张泰兄弟才是,累了那么久早点休息吧,有我们守夜,放心一切安稳。”

李枫想过数种说法,但无论哪种都似乎有一种嘲笑张泰白天孱弱的体力。最后不想纠结那么多,还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多亏各位照顾,那我就先去睡了”

看得出他真的很疲惫,随便回应一句后就躺下呼呼大睡。

李枫伸一个懒腰,一个人默默来到火堆旁边。趁着并不算亮堂的火光,继续学习着手中的书籍。

夜很宁静,只有柴火的响声和外面的虫鸣。是不是添一把柴火,在书本上魔法的知识中遨游着,不知不觉自己的两个小时已经度过。

一开始的困意无,但不好好休息对明天还是一个负担。总不能一直这样,心中想着还是需要一个稳定的休息场所,衣食住行中,住这一点实在是太过于重要。

轻轻叫醒郑天奇,为了不打扰他人休息没有太大动静。郑天奇冷静的睁开双眼,看一眼面前叫醒自己的李枫。

心领神会的站起,认真的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话语。

明白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李枫放心的重新躺回自己的位置,吃下半粒有助睡眠的药丸。自己的老毛病还是难以改掉,只要中途醒来一次就再也睡不着。没办法也只能借助这种药物来助睡眠,在药物的作用小很快双眼打架,沉沉的睡去。

“该醒了,嘿嘿嘿”

迷茫之中,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呼唤着自己。

李枫认为自己已经睁开了双眼,但眼前的景象让自己根本无法相信。

自己面前站着的,正是自己的影子。他从自己脚下延伸出来,然后逐渐站立。黢黑的面容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这一定很狰狞。因为他正手持一把尖刀利刃,发出着奇怪的声音面朝自己。

“你你你…”

喜爱恐怖游戏的李枫在这一刻,真的慌了,说话是结结巴巴就是无法说出后面的话语。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我可是你的影子啊,你日夜相伴的影子”

咕咚,李枫咽下一口唾沫,心脏扑通扑通的在跳动着。

“你,你不可能是我的影子。我的影子才不会杀害我自己,他没有理由。你肯定是别人,别装神弄鬼的,快出来”

虽然害怕,但绝不认为这是一个死局。

尽量平复下自己的心境,还是发抖,但尽量保持镇定的询问着。

“我不是你的影子,我没有害你的理由?哈哈哈,别说大话了好不好。你名为李枫,喜爱游戏,善学习但讨厌枯燥的学习。你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神经质宅男,最喜欢的动漫是《天空之下》,你爱的游戏是《终焉系列》以及《传说系列》,你的初恋对象早早收场而心灰意冷,现在懦弱的单恋着某个遥不可及的存在。现在,你相信我是你的影子了吧,桀桀桀”

面前的黑影狂妄的发出奸笑,这一切都是真的。李枫想反抗,却发现任何一个魔法都已经不记得,只得空手挥拳。但拳拳穿过这虚影之内,仿佛面前的又是假的,只有那拿着的利刃仿佛在表示着这是有实体的存在。想要逃走,起身就跑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逃离,走得再远身边都紧紧跟着自己的影子。

放眼望去,四周已经成为一片狼藉。每一位自己的队友,无论是信任的还是憎恶的,此时此刻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面上面。每一个人身边都连着一个黑色的暗影,不断地拿刀子向那副**捅去。

大地之上是鲜血,在篝火的照射下染红了草皮。

再看向身边这个怎么都甩不掉的影子时,李枫整个脸上已经充满了恐惧。

“还想跑,我可是你的影子,你用脑子想想,你要怎么甩掉自己的影子。再用脑子想想,你要怎么伤害消灭一个影子。你不是要理由吗,凭什么你天天享受美味,我就只能在地上羡慕的看着你。凭什么你天天在那玩游戏,我就只能过过眼瘾从不能上手玩上一盘。凭什么你这么懦弱连告白都不敢,让我一个有勇气的人只能在下面默默看着心有余而连力不足”

影子恶狠狠地说着,上半身漂浮着,一步步逼近李枫的面前。

“而我为什么要杀你,看看附近吧,哈哈哈哈”

顺着他猖狂放荡的笑声,李枫看向周围。在影子将原本的人杀害之后,竟然一溜烟钻进他们的**之内。慢慢的,死亡的躯体再次战力,与之不同的是就像有思维的丧尸,浑身散发出僵硬的模样,却能够听从自己的意志蹦跳乃至摇头晃脑。

“看到了吗,杀了你,我就能占据你的**,想干什么干什么。这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昔日的主人,今天你就殒命与此,受死吧!”

黑影迅速扑来,手中的利刃对准李枫的眼睛直接刺入。

“啊!”

一声惊叫,李枫直接坐起。浑身是汗喘着粗气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个安静的夜晚,还是那个夜幕笼罩的草原。

在一旁不远处,王诺正坐在柴火前面,拿着自己的项链,深情且呆滞的看着上面的一颗宝石,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呼,呼”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李枫的大幅度的动作和异样表现很快吸引到王诺的注意力。

王诺将项链匆匆戴回到脖颈之中,快步来到李枫面前。

“李枫,怎么了。没事吧,振作点”

一连几个关心词语,看得出李枫的安危在他的眼中甚为重要。

“没,没事。做了个噩梦,现在已经没事。轮到你守夜了吗,现在几点”

摇晃下仍在头痛的脑袋,让自己尽快镇定下来。

“已经凌晨三点半,刚刚阿奇也是做了一个噩梦醒来,和你一样。这里的环境看来太压抑,还是需要一个安静的住所。现如今,绷紧的神经对每个人都不好”

看一眼手表,王诺回答着李枫。同样内容让李枫震惊,看一眼还在熟睡的郑天奇,没想到他和自己一样,同样是被梦境惊醒。

这是巧合,还是有意而为,不知道他做的什么梦境。虽然不太可能,但李枫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面必有蹊跷。

“我已经没事,抱歉打扰你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感受着吹来的晚风,总算让自己跳动的心彻底平复下来。

“没事,本身就我值班,任何异常情况都应该负责。你没事就好,早点休息,还有几个小时又要出发”

在王诺的安慰下,李枫回应一个笑容。将身上的汗擦净,继续躺下睡着。

这次没有再出现什么异样,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天亮。

“大家醒醒,醒醒”

再次有了身体上的意识,是被高恒的声音给震醒。

一路上高恒表现的很乖巧,不过性格还是这么大大咧咧。一早守夜结束,就方位的付起自己的职责,那就是将大家部叫醒。

天色微亮,刚出地平线的太阳将草原照耀的有一丝神秘的美感。

不过在这片神秘的笼罩下,却还有着危机四伏的恐怖。

李枫坐起身来,用水球洗一把脸。清亮的水刺激着自己的神经,很快就完清醒过来。

双手支撑在大地上面,想要起身。突然感觉到黏黏的一滩水渍附着在自己身边,一手掌按下去好不自在。

抬起手来放在自己面前,却见的依旧是那种粘稠的白色液体,出现在自己面前。

李枫意识到事情变得不对起来,果然自己等人停留过长的地方,也会出现这种粘液。但是这到底是什么,还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