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菠萝蜜频污app

会仙楼大酒家,位于督邮街大十字路口会仙桥附近,算是重庆城比较知名的饭店。⊙√八⊙√八⊙√读⊙√书,2●3o≥此时,华灯初上,会仙楼里早已宾客盈门,人声鼎沸,生意甚是兴隆。

在二楼一间装修华丽的的包房中,一张大圆桌,桌上满满的一桌菜,不必细看也知道都是难得一见的菜品。桌边一共围坐着九个人,令人有些次惊的是,这里面竟有两个金发碧眼的洋人。

觥筹交错之间,席间很是热闹。胡洪生和林寒都能够用流利的英文与两个洋人交流,其实于秋枫英文也颇为精通,只是她不爱和陌生洋人说话,她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林寒和他们聊天。

这两个洋人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其中一个留着大胡子,穿着正式礼服的是英国人科斯菲尔德先生,他是一家英国驻中国公司的商务代表。而另一个没有胡子,穿着略显随意的是美国人克莱普顿先生。他是一个银行家,其业务遍及远东地区。

这两个洋人都是凤凰歌舞厅股东大会之后,根据林寒的建议新成立的“涅槃商贸有限公司”的新进股东,两个人共持有这家公司三成的股份。

新公司的股本结构,胡洪生以三成八的股份仍然为最大股东,林寒和于秋枫联合持股一成五,英美两家各持股一成五,剩下的股份由另外四个股东平均持有。

这时,胡洪生端起一杯酒站了起来,对在坐的诸位宾客说道“各位同仁,林先生、于小姐,还有克莱普顿、科斯菲尔德先生,大家一起再喝一杯。”

大家见胡洪生站了起来,也都纷纷举起酒杯站了起来。林寒很自然的拉了一下于秋枫的手,随即又感觉不对,待要放开,却被于秋枫的∞书,︾o@

如果没有这一笑,林寒还会想他的枫姐姐突然良心发现,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对他就太冷淡了一些,现在是不是有了改变?但是当他看到于秋枫脸上甜蜜的微笑,就知道这一切并没有改变,这只是于秋枫在陌生人面前的伪装而已。

但是林寒牵着于秋枫的小手,感觉柔软而温暖,却又舍不得放开,此时于秋枫却放开了她的手,让林寒心中顿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失落。

这时,就听到胡洪生继续说道“上次股东大会在林先生的建议下,我们成立了涅槃商贸有限公司。同时,我们也吸收了两位国际友人加入到我们公司。现在我们公司飞速发展,获利丰厚,我们不能不对林先生的超前眼光表示衷心的感谢。”

胡洪生顿了顿,大家都把目光聚焦道林寒身上,他才又说道“我提议,我们这一杯酒敬林先生。”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大家都笑着大声说好,一齐举杯向林寒敬酒。

林寒连忙谦虚的说道“各位老板,实在不敢当,这都是胡老板的英明决策和各位同仁的努力取得的成绩,岂能由我一人专美。”大家口中都七嘴八舌的赞着林寒,一一举杯一饮而尽。

落座之后,胡洪生又说道“今天的餐会,是一个阶段总结,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出来,更好的改善我们的工作,更多的赚钱。”

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说了一些建议。林寒和于秋枫都没有说什么,坐下来仔细的品尝起会仙楼大酒家的菜品来,大酒楼确实不同凡响,菜品不仅美味可口,而且装盘考究,连于秋枫都赞赏不已。

林寒看到于秋枫心情不错,就笑着说道“枫姐姐,伯母和秋离最近还好吗?”

于秋枫看了他一眼,说道“他们都挺好的,谢谢你的关心。”

林寒笑道“枫姐姐,我想抽个时间去探望一下伯母,不知道可不可以?”

于秋枫白了他一眼说:“不可以!这鱿鱼烧得真不错,你尝尝?”

林寒听到于秋枫的回答,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坨东坡肘子,一口送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于秋枫看着林寒的样子笑了笑,也没有说话,继续品尝着美味佳肴。

晚餐之后,其中一个股东建议大家都去凤凰歌舞厅看看经营情况,也为自家的场子壮壮声威。这个建议大家都觉得好。

两位洋人虽然并不是凤凰歌舞厅的股东,但是他们都是只身在重庆,晚上也甚少娱乐,听说去歌舞厅,自然也不会反对。

于秋枫本来并不想去,她看着林寒,想看看他的意思。

林寒很快就明白了于秋枫的意思,便轻声的对她说道“枫姐姐,我还有些事要问胡老板,我们还是一起过去看看吧!也耽搁不了多久的时间。”

于秋枫点了点头说“好吧,听他的就是。”

林寒看到于秋枫兴致不错,便笑着对她说“枫姐姐,你真……”他口中的“美”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于秋枫瞪大的双眼,连忙改口说“真……的……开始有些热了。”

于秋枫看着林寒的样子差点笑了出来,但是她强忍住,始终没有笑出来。

◇◇◇

凤凰歌舞厅此时正是热闹时分,大门外五光十色,各色霓虹灯闪烁跳跃,音乐声浪阵阵入耳。现在属于驻唱歌星表演时间,装饰华丽的舞台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歌星正唱着中外流行歌曲,身后伴舞女郎也是长腿丝袜,伴随着音乐声伴舞助兴,竟然还有些百老汇的奢华艳丽。

他们一行人被胡洪生带到二楼的两间半敞开式的包厢中落座。林寒、于秋枫与胡洪生和两人老外坐在一起。

于秋枫在外人面前对林寒的态度显得非常亲密,这两个洋人都以为她是林寒的女人,所以对于秋枫显得彬彬有礼,很有绅士风度。她也没有表现出来自己会英文,这样倒也少了许多和这两个老外的客套应酬,只顾自己看着歌舞表演。

林寒坐在胡洪生的旁边,对他说道“胡老板,不知道你是否了解本地的古玩市场?”

胡洪生看着他问道“林先生对投资古玩有兴趣?难道现在做这个有赚头?”

林寒不得不佩服胡洪生敏锐的商业思维,他笑着说“现在还说不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市场的资金流向和风云人物。”

胡洪生笑道“林先生,你算是问对人了,重庆古玩届扛鼎之人就是我亲大哥。因为这个关系,本地很多古玩商人都是通过美丰银行进行资金往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大的古玩交易,都难逃我兄弟俩的法眼。”

林寒笑道“原来胡老板还有这么厉害的大哥,真是令人佩服,还请胡老板引荐认识。”

胡洪生仗义的说道“林先生不必客气,以你我的关系,这是很容易的事情。这样吧,改天我做东,请林先生和家兄见个面,你们好好聊聊。”

林寒感激的说道“那就多谢胡老板了。”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