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哥app

1621年9月12日,在钦天监南下官员、当地老渔民以及长期行走这条航线的诸多商人一致认为近期没有大风浪的前提下。曹文诏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大明舰队终于从台北港起航了。

一路之上,最紧张的莫过于率领海军护航的李国助、颜思齐等人了这么多运兵船,若是西班牙的舰队不要命的冲了过来,是,海战是肯定能胜利的,但若是被敌人打掉几艘运兵船,就算是海战胜了也没有意义啊。

不过,让两人诧异的是,从台北到马尼拉,十五天的航程,别说西班牙吕宋舰队的主力了,就是一艘侦察船都没有见到。

便是在即将驶入马尼拉湾的时候,在海湾的入口处,那里的西班牙人也只是点燃了烽火台然后就迅速撤退了。李、颜二人满以为进入湾内后会进行一场大战,特意的把所有战舰都集中到了最前方。结果,待得抵近马尼拉城后,敌方的战舰居然一艘都没有看到。

“哎,虽说这样一来我军得以顺利登陆,但是敌人的舰队去了哪里呢?若是我军两个月内拿不下马尼拉城,终究还是要靠后方继续输送补给。如此一来,这隐患就大了呀。”

“振泉,看来敌人就是打的游击我后勤线的主意。要我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我方舰队的规模,比对方大了那么多,若是我领军,也不会傻乎乎的撞上来。”

“嗯,确实如此。那我们护送陆军登陆后,就先返航吧。待得把运输船都送回台北后,你我再南下,搜索对方的舰队。”

“好,只是这么一折腾下来,起码又是二十天过去了。算上再次返回台北接运输舰队的时间,我们在这片海域的停留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哎,台湾离这里还是太远了”

“有什么办法呢?毕竟目前的中南五州可是没法生产一枪一弹的啊。所有的枪炮还是运到台北集中后统一起运更有保障一些。”

9月27日,马尼拉城。

“总督阁下,中国人已经兵分两路,在我马尼拉城南北约五公里处登陆。”

“果然不出所料。”

泳池边水库水美女长发飘飘图片

此时在马尼拉城内坐镇的西班牙菲律宾总督,并不是卡斯蒂人,而是一位法兰西人亨利德波旁,也就是历史本位面的第三代孔代亲王。

当然,在这个位面,由于法兰西王国的覆灭和割裂,这位殿下现在是独立的波旁公国之主,正式的称号是波旁大公亨利二世。

在这一年的年初,这位亨利刚刚确认自己的老婆再次怀孕后不久,菲利普就任命他为菲律宾总督,让他到远东上任。这个任命,在当时的西班牙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怎么?我们西班牙人的殖民地,也可以让法兰西人来做总督了?

但是菲利普却说,现在波旁公国和巴塞罗那伯国一样,都是西班牙国王的封国,其大公也是国王的封臣,如何做不得菲律宾总督?不如此,如何体现欧盟内部的大团结?

如此大道理,说得西班牙国内的贵族们无言以对好吧,陛下你这么搞其实就是想给我们一个警告,让我们在外面做总督的都守规矩吧。

菲利普当然有这样的意思由于西班牙的殖民地分布实在是太广、太远,以至于虽然有天枢加成,但各地的总督们除了不敢独立,其他能干的不能干的都干了。

长此以往怎么行?总督们在殖民地上横征暴敛,表面上看起来是在不断的往国库送钱,但实际上这就是竭泽而渔,没看到光是尼德兰一地的商税就已经超过整个美洲缴纳上来的金银了么?而且总督们在殖民地压榨得太狠,再有天枢加成,真当印第安人和黑奴们就只能逆来顺受啊?

所以,适当的引入西班牙之外的贵族出任殖民地总督,给这群贪得无厌的家伙一点竞争压力,并且向大欧洲展现西班牙的胸怀。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当然,这位亨利打仗其实还是很厉害的,尤其是擅长防守。与此同时,把这位亨利派到菲律宾后,作为惯例,其家属就必须到马德里居住。而这位亨利刚刚怀孕的妻子,肚子里装着的,可是孔代家族最有名的great孔代。

总之,这位亨利从1621年的2月出发,7月到达马尼拉。刚刚上岸,脚跟还没站稳,就接到了大明对西班牙宣战的消息。然后就是陆续的收到澳门、沙廉、帝汶、爪哇、马六甲等地失陷的消息。

对这样的局面,亨利公爵显得无能为力菲律宾的力量是西班牙远东殖民地里最强的,但是面对大明依然很有限。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战备,笼城固守,并且派出快船回国求援(他并不知道援军已经在路上)。

作为一名陆军统帅,他知道自己并不擅长海战,同时,他作为一名法兰西人,面对下面三万海陆军中超过七成的卡斯蒂人,也无法过于强硬。所以,在海军方面。他从善如流的听从了这支舰队的司令官阿方索的建议不直接和明国的主力舰队硬扛,而是提前一步开出港湾去打游击。

没错,如果马尼拉城失陷了,西班牙在菲律宾的统治就算是瓦解了。但,在马尼拉城还在西班牙人手里的前提下,吕宋岛及其周边附属岛屿上,西班牙人要获得补给还是很轻松的。因此,菲律宾舰队有打游击的本钱。

在阿方索的计划里,明军第一次登陆肯定规模极大,本方有限的力量绝对不能去硬扛。只要亨利大公能够凭借马尼拉坚城扛过明军的第一轮攻击,那么他的舰队就可以展开游击作战了。

对这个计划,亨利大公同意了,由此带来的好处便是,阿方索力支持他对马尼拉城防务的改造。

从七月亨利达到马尼拉城开始,这座城市的防务就在西班牙人的驱使中,由汉民和当地土著不断加筑。到了这一年九月下旬明军登陆的时候,经过抢修,除了港口区外,马尼拉城的其他三面已经部修筑了两道战壕,战壕前方虽然没有铁丝网,但是各种障碍物也设置了许多。与此同时,马尼拉城本身已经水泥、棱堡化的外墙,又再一次的得到了加固。

对于亨利大公来说,他非常清楚如果马尼拉城在坚守一年后仍然得不到援兵而陷落,那么,不管是他被俘后被送回欧洲,或者是他战死在这里,问题都不会太大。但若是这座要塞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迅速陷落,那,波旁大公国可能将不复存在不说,西班牙之外的欧洲人的仕途也会整体受到影响。

所以,他是下定了战死的决心来守卫这座要塞的。

“我们的粮食都入库了吧?”

“阁下,部入库。屋顶都浇筑了水泥,各个粮区之间都设置了隔火带。目前城一共有五万七千人,我们的粮食足够食用一年半!”

“我们的水源呢?”

“在马尼拉,最不缺的就是水。”

“我们的弹药呢?”

“已经给所有战斗人员配发了二十个基数的弹药,火药仓库都修筑在半地下区域,有专人守护,绝对安。”

“很好,我们现在还有什么需要做的?”

“阁下,明国人来势汹汹,从城墙上遥望对方的舰队,简直是无边无际。城内的汉人、土著就不说了。就是我们西班牙,不,就是我们欧洲人,也有些惶恐。所以,真要说要做什么的话,我想,最应该做的,是如何让大家都平静下来。”

“你说得对。”亨利大公稍微想了想,然后微笑道“城内的教堂有唱诗班么?”

“有的。”

“非常好。把他们请过来,我这里有一首菲利普陛下去年刚刚创作出来的福音诗。”

“把总,呃,不,排长,我都能看到城墙上红毛鬼的胡子哪。”

“哼,那还不是靠了望远镜,我们得想办法再靠近点,对面的壕沟,锦衣卫的兄弟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来过了,不知道有多少变数,我们得查探清楚咦?这是什么声音?”

9月28日清晨,当明军的各路军官都催促着麾下继续搬运物资,迅速展开部队的时候。前插到马尼拉城不足三里的明军斥候们,却突兀的从对方的城墙上,听到了一阵空灵的声音。

aazg grabsp;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bsp; like

i onbsp; was lost but now i' found,

was bld but now i see

如此歌声,歌词什么的大明的士兵们是听不懂的。但不知为何,几名斥候听着听着,这心里就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而若是朱由栋在这里,听到这样的声音,只怕是会轻轻的咂咂嘴,然后叹口气果然是穿越者,大家都是文抄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