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和豆奶视频类似的APP

没有什么检查,也没有更多的助手。刚才还在搬运病床的一胖一瘦两位工作人员在进行完手部的消毒之后,已经快速换上了手术时医生的装束。

紧接着,趁着十分钟的身麻醉还没有结束,两人已经再一次划开了高个子男人结实的胸膛,熟练无比的取出了他的又一颗心脏。

早在好几年前,森亥隆医院就在这个远离城市,财团自有的山林之中申请建立了这座实验室。原本集团并不看好医院这块产业,但在听完院长对项目的陈述后,却是很快便同意了该项目的落实。

随后不久,森亥隆医院就推出了**器官培育业务。两年后这座隐于山林的实验室再次扩建。只是这一次,扩建所需的资金已经完由医院独立承担。

随后,医院便推出了器官保存计划。大批富豪极其家人的身体数据被保存在了这座深山之中。

与临时的器官培养相同。等到某一天,这些存储了身体数据的富豪们需要器官移植时,实验室里便会将其曾经存储的年轻基粒再次重塑。之后,只需在这位健康富豪的身上来上一刀。

需要肝脏的就切下肝脏,需要肾脏的就给后腰一刀。

这就是森亥隆医院对外宣称的器官培养。

现在,今天第二次被传送复制到这座实验室来的高个子,也正在体验着今日的第二刀。

手术刀又锋又利,拿着刀的那只胖手又快又稳。

十分钟身麻醉的时间并不长。但也多亏了,这作用在每一个高个子身上的十分钟麻痹时间。

此刻,无论是这间被称作培养室的手术室里,那个正躺在无影灯下的高个子;还在森亥隆医院手术室外,正开导老父亲的高个子;亦或是第一次取心结束以后,已经被转化为空白基粒的高个子,没有哪一个他会知道,那颗即将去救活弟弟生命的心脏,究竟是怎样被培养出来的。

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

或者说,他们到死也不会知道,那颗心脏根本不是什么被培养出来的,而是从他们鲜活的身体里直接取出。

迅速、精准、熟练,完美的诠释着胖子一流的外科手术能力。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又一颗来着高个子的鲜活心脏,已经再一次被放进了另一个白色的箱子里。

至于手术台上,少了一颗心脏的高个子,当然已经没了气息。

甚至都没有一块白布。没了心的他,已经连同那张病床一起,再一次被推回到了最初的那间传送室。

一胖一瘦两位医生推出房间。传送室的门又一次关闭。随后,白色的光芒透过门上的透明材质照到了门外的走廊之上。映的胖子医生的那张浮肿的脸,愈发苍白。

很快,白光散去,透过传送室的大门朝里面望去,其内已是空空如也。至此,没了心的高个子毫无意外的变为了空白基粒。而这一次的器官培育,也到此圆满终结。

“都是被复制出来的怪物。

都是为了救人。”

瘦子医生听着身旁的搭档又一次含糊的咕哝着。只是除了这两句,其余的他也听的不太真切了。好在胖子并没有要在这里久呆的意思,转头已经唤他一起去外面抽只烟。

关于这里的秘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除了实验室里,与这一胖一瘦两位医生一样,负责器官摘取的外科医生之外,只有森亥隆医院的院长才知道,这所谓器官培养的真正奥秘,究竟是什么。

就连在最外间抽烟的那位老油条以及他新带的刻板小徒弟,也是不知道的。他们的工作只是通知培养室新下达的任务,以及将那一颗颗鲜活的器官通过复制仪传送回医院去。

至于那些从他们手中传送出去的器官,到底是怎样培养出来的。他们也是一无所知。当然,他们也并不关心这些。

对于枯守在大山中的其他工作人员们来说,只用知道自己也是在治病救人,并且每个月还可以领到一份非常丰厚的薪水。这一切就已经足够,

知道与不知道,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毕竟,他们不是科学家,也不是医生。他们只是器官的搬运工。

而对于正在森亥隆医院手术室中,等待第二颗心脏被送来的医务人员们来说,他们对此也是一知半解。之所以会签保密协议,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医院可以用很快的速度不间断的培养出所需的器官。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可以将器官是通过复制仪传送而来的事情说出去。

毕竟,花了大价钱的器官,怎么可以是从复制薯条的机器里被取出来的。

此外,一旦事情败露,更会令家属们感到愤慨的是,几乎每一个装着他们亲人救命器官的箱子,都被一只刚摸过薯条或鸡腿的胖油手触碰过。

虽然,事实就是如此。好在,医院有保密协议。

只是今天,这位名叫普洛·戈兰梅尔的病人,以及他的亲属真的有些不够走运。

原本可以顺利完成的心脏移植手术,因为助理的一个不小心把刚送来的心脏摔在了地上。而实验室那边,新来的器官搬运工又将之前的复制信息按照规定清理的一干二净。在被唤做培养室的手术室里,胖瘦两位医生好不容易又剖出了一颗新的心脏,重新传送到了医院。

眼下却又遇到了新的问题。

就在手术室里普洛·戈兰梅尔正用体外心脏吊着命时,那台专门负责传送器官的复制仪已经亮起了红灯。红灯就代表着复制或传送来的东西,已经到了许久。

而那位负责此任务的院长家公子,此刻却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小小屏幕。

这拖沓的剧情,今天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为了这集更新,胖公子早在上一集结束时已经准备好了零食,关闭了房间的呼叫与提示系统。任何工作,也要等到这半个钟头结束以后再说。

所以,他没有看到复制仪上亮起的红灯,也没有注意到大门那一侧的屏幕上,不断有请求进入的人正冲着摄像头挥手。

他只是沉浸在女主角终于痛打小三的爽快剧情之中,直到那烦人的片尾曲再次响起。

伸了一个懒腰,胖公子不知道,就在刚刚,已经有一桩医疗事故发生在了这间医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