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91国产

虽然刚刚初冬,虽然是中午,虽然太阳高挂,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运河的血战带走了太多人的生命,阴气侵扰,阳光之下,众人簇拥之中,黄太吉竟然是有点冷,他慢慢地裹紧了披着的大氅–当然不是因为天气和阴气,也不是因为城头明军人头攒动,看起来兵强马壮,一点都没有败兵的样子,哼,欲盖弥彰,越是这样,就越说明明军的孱弱。

令黄太吉感觉有点冷的原因,乃是他发现,比起崇祯二年,现在的通州城明显加高加固了很多,城前的护城河更阔了,虽然城池不大,仍旧是分成了新城和旧城,就比之崇祯二年,现在想要攻下的难度,明显增加了许多……

怪不得明太子会停在通州,而不是直接返回明国京师。

默了片刻,黄太吉看向跟在身边的多尔衮,问:“城中有多少明军?”

多尔衮恭谨的回道:“保定兵基本已经被我军歼灭或者俘虏,逃入通州的残兵,应该不会超过两千人,明太子的京营兵逃入通州的有不少,凌晨时,又有一支京营兵从上游来,也进入了通州,加上唐通白广恩的人马,连同通州原本的守军,臣弟估计,城中兵马应在一万人左右。”

黄太吉点头,沉思的问道:“一万……那你以为,通州可以攻吗?”

“通州虽然是小城,但却是明国苦心经营的屯粮重地,我军若想拿下,怕是不容易。这应该也是明太子敢在通州停留的原因。”多尔衮脸色凝重,随即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臣弟以为,只要明太子在通州,无论我们付出多少代价,只要能拿下通州,擒获明太子,都是值得的!”

黄太吉无声的笑了。

虽然他这个弟弟性子谨慎,绵里藏针,在有些战略上,和他看法截然不同,但这一次对通州和明太子的看法,两人却是完一致。

比如阿济格奇袭之事,如果是多尔衮主事,是绝对不会同意阿济格率军从昌平冒险的,并不是因为阿济格是他一奶同胞的哥哥,他担心阿济格的安,而是因为轻骑冒险,成了固然是奇袭的大胜,但如果败了,就是军覆没,连尸骨都见不到的大败仗。

这就好比当年魏延的子午谷奇袭之策,诸葛亮担心途中被魏军发现,五千精锐困在谷中,未战就大败,因此不同意。

多尔衮虽然连诸葛亮的一根毛都比不上,但就谨慎来说,他却深懂诸葛亮之道,熟读三国演义,对诸葛亮佩服不已。

蜷缩在水中的美少女让你心疼

就行军的路线来说,阿济格一行从昌平绕行,被明军发现的几率,是相当高的。一旦被发现,从阿济格以下,两千精兵无一人能活,大清男丁本就不旺,岂可去做这种十不成一的冒险?

所以,如果是多尔衮为帅,他宁愿声东击西,在运河之上做文章。也不会在昌平冒险。

但黄太吉不然,他认为,战争,有时候必须赌,没有险中求胜的胆量,根本当不起一军的统帅,尤其是建虏这样的小族。崇祯二年,在攻击锦州失败,他攻不破袁崇焕的堡垒、形势渐渐处于劣势之时,他决定赌一把,那就是绕道蒙古人的地盘,偷袭入塞。当时,从代善到济尔哈朗,都是反对的,但他坚持,最后,他赌赢了,不但满载而归,而且还去了袁崇焕这个对手,更将崇祯初年,蒸蒸日上的大明朝政,推入了深渊。

对多尔衮的回答,黄太吉并不意外,他知道,论眼力和凶狠,他这个十四弟,并不比他差多少。崇祯九年,多尔衮入塞之时,曾经率领大军,强攻高阳县,高阳县并非什么战略重地,多尔衮不惜代价,不过是因为已经致仕的,大明前首辅孙承宗就居住在高阳县里,最终,多尔衮用不小的代价攻下了高阳县,杀害了孙承宗的满门,断绝了大明朝再次起用孙承宗的可能,也断了孙承宗一脉,若孙承宗不死,怕是没有周延儒再当首辅的机会。

知道多尔衮的心意,但黄太吉还是问:“为何?”

多尔衮正要回答,就听见通州城头忽然传来了欢呼之声,军旗摇动,一大队身甲胄的明军精锐出现在了城楼之上,多尔衮急忙一指:“皇上,明太子上城了!”

虽然肥胖,体虚,常常流鼻血,但黄太吉的眼力却极好,他眯缝着眼睛,扩大瞳孔焦距,极力向通州城头望去,然后他隐约看到一个头戴银盔,身披银甲的小将,出现在城头墙垛边,举着一个管状的物件,正朝城下张望。

明太子,终于是见了。

黄太吉表情诡异,他一生自负聪明,不论内争还是外战,不论是当初想要夺他权力的阿敏、莽古尔泰,还是明国的袁崇焕和洪承畴,都在他面前败下阵来,其间他虽然也曾遇上过小挫折,但总体而言,他始终掌握着主动,并最终取得了胜利,独独去年到今年,面对明国太子,他却有一种难以掌控的感觉,多铎去年入塞失败了,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败的毫无机会,黄太吉没有太过责怪多铎,原因就是发现,即便是他自己亲征,面对明太子的蓟州防线,他怕也是没有多少办法。

今年黄太吉亲统大军入塞,若非提前一个多月,杀了明国一个措手不及,若非昌平有小道可以绕行,他还真就有可能被明国太子困在运河之东。

明太子,不凡啊。

最可怕的是,明太子,还是一个少年。

假以时日,天下又有谁能挡?大清的灭国,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因此,明知道明太子是想要凭借通州坚城,和大清来一场攻坚战,以拖住大清南下的脚步,但黄太吉还是毫不犹豫的来了。

河间府等地,明年可以再取,但将明太子围在通州的机会,一生怕是只有这一次,他岂能不把握?

何况自己时日无多,这样的强劲对手,可不是豪格那个笨小子能对付的。

虽然看不到明太子的模样,但经过这么多人的讲述,黄太吉却能想象出,明太子一定是一个刚毅英武的少年,甚至超过自己年轻时的矫健和勃发……

“皇上,明太子狡诈,这城头上出现的,该不会又是一个假的吧?”

范文程忽然道。

他说的当然是三河之事。当时,朱慈烺留下仪仗,令人假扮自己,着实蒙蔽了豪格,令豪格在城下白白停留了四天。

“不错,”张存仁也附和:“要小心。”

黄太吉却淡淡:“是真是假,一试便知。把祖泽润叫过来!”

“嗻!”

很快,原汉军正黄旗固山额真,祖大寿之子,去年被明太子生擒,后来放回的祖泽润来到了黄太吉的马前,祖泽润去年兵败,被革去所有职务,贬为平民,这一次随军出征,戴罪立功。

“罪奴叩见皇上!”

祖泽润在黄太吉马前跪倒,诚惶诚恐。

黄太吉马鞭向通州城头一指:“你去,向明太子劝降,告诉他,交出通州,朕放他回去,不然城破之时,就悔之晚矣!”

“嗻。”

祖泽润嘴上答应,心中却暗暗叫苦,历来阵前劝降,都不是什么好差事,被敌人一箭射死都是好的,像昨夜被杨文岳剜了心肺的巢丕昌,历史上的例子也数不胜数,但黄太吉有令,他不敢不从。

于是祖泽润翻身上马,范文程小声对他叮嘱了两句,然后他挑了一杆白旗,做使者状,向通州城下而来。

通州城头静寂,没有开炮也没有弓箭,众目睽睽之中,任由祖泽润走到护城河边。祖泽润举着白旗,在护城河前勒马站定,抬头,朝城头大声呼喊:“城上听着!我乃祖泽润,奉大清皇帝的命令,有两句关乎生死存亡的肺腑之言,要告知明国太子殿下~~~”

祖泽润的嗓门足够大,不但城头听的清楚。就是他身后的黄太吉,也能隐隐听见。

一个银盔银甲的少年贵人在墙垛间出现,望着城下的祖泽润,冷冷道:“黄太吉有何话,是要归顺我大明吗?”

声音不大,但却同样清楚。

看到这少年,祖泽润心头一凛,仿佛又回到了去年的墙子岭,他被明军杀的溃不成军,最后被捆送到明太子面前的场景。那种威压现在仿佛都还能感觉到,心中畏惧,不由就抱了一下拳,在马上低头躬身,将范文程所教,原原本本的喊出:“见过殿下。如今我大清兵已经将通州围得水泄不通,通州城破,只在朝夕间,我奉大清皇帝的命令,劝殿下放弃通州,开城投降。殿下是大明储君,天之骄子,只要殿下投降,大清皇帝保殿下无碍,去留皆由殿下自己做主,绝不强留。但如果殿下执意顽抗,城破之时,必定是巢倾卵覆,凤不如鸡,到时就悔之晚矣了,望殿下三思!”

听到要太子投降,城头明军都是怒,更有人已经举起了鸟铳,准备一枪将祖泽润这个狗贼,击毙于马下。

太子却不怒,只冷冷说道:“本宫原以为,黄太吉幡然醒悟,想要降我大明,想不到却是一番犬吠!你告诉黄太吉,通州绝不是他可以攻破的,识相的,早日退回辽东,还能保他十几万兵马的性命,不然等我大明援兵到来,雷霆万钧,定叫你军覆没,十几万人的尸骨,永远淹没在这通惠河中!”

祖泽润本就是硬着头皮、提着心胆在通州城下说话,听明太子说完,完成了黄太吉的交代,立刻拨马,往本阵转回。

黄盖伞下。

黄太吉脸色沉沉,明太子的话,他虽然听不清楚,但却猜到了一些,等祖泽润返回,在他马前跪拜,禀报过程之时,他打断祖泽润的话,问道:“城头之人,可是明太子?”

祖泽润去年被俘之后,曾经被明太子单独召见,其间的细节,祖泽润明明白白的都禀报给了黄太吉,所以黄太吉才会令祖泽润当使者,以此判断明太子的真假。

“回皇上,千真万确,确实是明太子。”祖泽润回。

黄太吉这才点点头,听祖泽润继续往下说。

“但明太子不降,他说……”祖泽润把明太子的话,小心翼翼地重复了一遍。

建虏亲贵,蒙古王爷听了都是怒。

黄太吉却不动声色,明太子不降是肯定的,只要知道明太子是真的,那就足够了。至于明太子的激将之语,他黄太吉才不会放心里去呢。向祖泽润一点头:“好了,你下去吧。”

“嗻。”祖泽润松口气,转身退下。

“看起来,明太子在城中果然是有准备,此城不好攻啊。”黄太吉转对多尔衮。

多尔衮正要回答,“砰!”的一声巨响,忽然震破了此间的宁静。

却是城头的明军开炮了。

铁弹堪堪落在了黄太吉的黄盖伞三十步之前,炸翻了几个盾牌兵,惊得所有人都是额头冒汗,多尔衮大呼保护皇上,众人急急护着黄太吉撤退,黄太吉却是笑:“明军火炮只能到这里……”

……

通州城头。

大明太子朱慈烺银盔银甲,手举千里镜,正脸色严肃的望着撤走的黄盖伞。

不同于黄太吉看不到他,通过千里镜,朱慈烺清楚的看到了黄太吉,虽然这个时代的千里镜还比较初级,清晰度有限,他看不清黄太吉的脸,但黄太吉的所骑战马,身边护卫,还有那肥胖的体型,他却是都收在了眼里了。

历史诚不欺我,黄太吉果然是一个超级大胖子,虽然没有如历史上那样,死于今年的九月,但看他超胖的体型,应该也是没有多少可蹦跶的日子了。

黄太吉死,建虏权斗,大明就能缓口气。

可惜,城头火炮射程有限,即便是李顺,即便是用最好的火药,也砸不到两里之外,明知道黄太吉就在黄盖伞之下,也是无可奈何,无法送他上西天。

但朱慈烺却没有沮丧,相反,他心中带着喜悦,因为黄太吉来了,多尔衮来了,建虏入塞的主力,已经在通州城东和城西,扎下了两座大营,通惠河和北运河之上,也开始构建浮桥,试图截断通州的上下游,也就是说,建虏已经上钩了。不需要多,只要建虏大军在通州城下停留**天,就足以保证吴甡的兵马赶到河间府。

————————

近期有读者反应,说某个地方看不明白,写错了,其实是因为前一百章在上架之前曾经有过一次大修改,补充修正了一些人和事,但起-点之外的网站,并没有随之修改,请大家再看一遍前一百章的免费,疑惑之处,自然就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