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视频下载的文件夹

楚筝先是骑着她那头小毛驴去了接待厅处,想让侍者带路去戎坞堂,可侍者很忙,只给了她一卷百里园的地图。

楚筝便这样手持地图,骑着小毛驴悠哉悠哉的进了戎坞堂。

开门的是个小女婢。

女婢?

这次来东临,皇子当中唯一带了女婢的就只有那个荒淫的大哥了。众皇子们可是连个奴才都没有带。

楚筝上上下下的将眼前这浑身哆嗦的厉害,模样还算的上娇媚的小婢打量了一遍,开口道。

“我有这么可怕吗?你这哆嗦个什么劲啊!没侍候大哥啊?大哥肯放你过来守院门?啧啧啧,居然也有不怜香惜玉的时候,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

抬头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天上转了一个遍。

额,这太阳眼看着已在西边将落不落了!

楚筝眨眨眼,骑着毛驴就直接进去了。

将毛驴留在了前院宽广的石地上撒欢,自己去找楚萧了。

这楚萧是在哪一间啊?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萧子,楚二哥哎,你在哪儿呐?给老娘滚出来。”

没有?一脚踹开其中一间房门,瞅瞅外厅,没人?里厅,也没人?

一个前院都没人呐?

靠,肯定是出去玩了不带她!

这群没义气的!

别人不带她也就算了吧,这萧子居然不顾兄弟情义的丢她一人在这里,哼哼,再出现在她面前,看她怎么收拾他。

胆肥了,都抛弃兄弟了,忘了俩人是拜过把子的了?

不过这院落倒是怪有意思的。

这么多马啊,士兵啊之类的石像,还真是千姿百态的。

欣赏着欣赏着就欣赏进了后院,居然是沙地哎,沙地前面还有丛林一类的一大片灌木林。

看见灌木林,楚筝就欢快的钻了进去。

她从小在山上的寨子里长大,对灌木林这类山上才会有的东西,很是有感情,就好像回到了寨子一般。

正钻的愉快,将将要钻出林中,耳中就传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正是从林外传来的。

楚筝立马竖着耳朵听了起来,男人的低吼声,女人的娇喘声。

“啊……大皇子,你什么、什么时候放、放我离开?”

“放你离开?这就要看你表现了,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明天就放你离开,你要是不让老子尽兴,别想老子放过你!”

听楚雄如此说,身下的女人缠在男人腰间那细长的美腿紧了紧,越发的迎合。

“啊……嗯啊……轻点……”

楚筝一听是大哥的声音,立马反应过来了。

这是白日荒淫,又发情来了。她就说嘛,怎么会将小女婢弄去守门呢?

嘴角一撇,抬脚正愈离开,一脚崴在了石块上。

“咝——”

“卧槽,崴死老娘了。”

动动脚,一动就疼的不行,这咋办?

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等着大哥发完了情,将她带出去。

这一等不要紧,一个多时辰都过去了,这是有多饥渴,要不要这么猛,她听的那个女人从娇喘连连直到娇喘着求饶,然后这会都感觉好像已经气若游丝了呢?

而这荒淫的大哥貌似却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不会出什么事吧?她也不懂这些,遂一想,往日里这不是大哥的家常便饭嘛,大概这个样子很正常吧!

心宽的倚在树干上靠着,眯着眼睛打盹。

耳边还伴随着一男一女的宣淫声。

“大皇子……啊……我要、要……死了,求你、嗯……放过我……”

楚雄血红着一双眼睛,低吼道。

“死?死也得让老子爽完了再死!”

两人的对话钻进了楚筝的耳朵里,楚筝一个激灵,醒盹了。

这话风一听明显不对,要死了?

拖着肿的不成样的脚,忍着疼往二人所在的方向一点一点挪移。

躲在离二人最近的一颗树后扒拉着一颗小脑袋,往林外的青草地上的二人身上瞄去,两具白花花的身子交缠在一起,此时已经吸引不了楚筝的视线了,目光停留在那少女的脸上,面色苍白,头发散乱被汗水打湿,湿漉漉的服帖在少女的脸颊两侧,双眼已是紧闭,大哥却依旧忘我的沉醉其中。

看这女人的样子,要是不想办法,怕是真得死在大哥的身下了。

拖着伤脚,小心翼翼的往二人身边挪去,挪到大哥的身后,一个手刀劈在大哥的颈间。

见人晕过去了,一把将他从女人的身上推开,眼神都没瞟他一个,顺手扯过旁边的衣物丢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盖了个严实。

低头瞥了一眼少女。

“咝——”

眼前这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让楚筝看的不得不倒吸一口冷气,少女浑身肌肤紫迹斑斑,有掐痕,有咬痕,下体处更是惨不忍睹,鲜红的血液已是汹涌不止。伸手探上少女的鼻间。

“呼——”

还好还好,虽是气若游丝,倒还有口气在。可她腿伤成这样,怎么把她弄出去?只能先去前院找人,将她抬出去。

萧子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

这么想着,拿起身旁被撕的破破烂烂的轻丝纱衣搭在了少女的身上,反正了胜于无,总比裸着身子强。

转身一拐一拐的往林挪去,费了好大劲才挪到了前院,扯着嗓子又嚎开来。

“萧子,萧子,回来了没有?”

先是楚夜闻声从楼上的一间房内,推门而出。自廊中下了楼来。才见楚萧从楼上的另一间房内应声而出,戏虐的笑道。

“小黎儿,这是怎么了,半天不见,就想你萧子哥哥想的找上门来了?”

“少在那儿给老娘嘚瑟,下来,有事要你办。三哥也来。”

听楚筝如此说,楚萧笑的一脸狗腿的凑到楚筝面前讨好道。

“小黎儿吩咐,萧子哪儿敢不从啊?”

楚筝哼哼一声。

“这还差不多,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算什么账?我又怎么你了?”

楚筝瞪他一眼,也很想像便宜爹娘提溜她耳朵那样提溜提溜他耳朵,奈何这货身高太高,她跟他还差了有一大段身高距离,再加上脚崴了,想蹦哒也蹦哒不起来,只恨恨道。

“你居然敢撇下老娘,自个儿出去玩。”

“我冤枉啊,我是被定安王喊去议事了。”

楚筝狐疑的盯着楚萧,半信半疑。

楚夜笑道。

“七皇妹,我们确实是一起被喊去议事了。”

听楚夜为他作证,才点点头。

“你们两个去后院的草地上把大哥跟一个快断气的女人送去医馆去。”

见二人一副不解的茫然小眼神,解释道。

“我之前来找二哥,见前院里没人,就在这院落里逛起来了,逛到后院堵见大哥与一女子欢好,本想着走开,崴脚了,只好等着大哥完事将我带出来,谁知道这一等就是将近两个时辰。天都渐黑了,然后查觉出不对劲时,那个女的就快断气了,大哥被我给打晕了,那女的估计再不送医馆去,就断气了。”

二人听的嘴角只抽抽,大皇兄办事,她居然在旁边等着,还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还将办事的大皇兄打晕了。

艾玛——

他们也想晕+_+

楚筝见二人嘴角直咧咧,一副要晕不晕的表情,直接对着二人河东狮吼。

“还特么的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滚!再磨磨唧唧的人都该咽气了!”

二人被这一声吼的,默契的往后院滚去……